七月二十日

  在未信主之前受苦时,没有奇妙的力量在心中,不但没有安慰、没有感谢、没有喜乐,反而满了怨言、咒骂、苦恼和凶恨,甚至有残杀的意念。信主和未信主之间就是有这么大的分别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律法之下的人,也是得不得著这样的成功。约伯是律法之下的第一个完全人,有神给他作见证;他在受苦的时候坚持了很久,并且坚持的力量很大;但是他的好是因著坚强的意志,而不是靠著神的大能;当他所有的产业损失了,儿女被房子压死的时候,他得力量的来源完全看出是由于意志和理智的坚强,他说:「我赤身出于母胎,也必赤身归回;赏赐的是耶和华,收取的也是耶和华;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。」他清楚的理智就成了止住他痛苦的良药。后来他满身生疮,他的妻子也看出他是「持守」他的纯正,那时他仍然有力量,力量仍然出自他理智和意志的坚强,他说:「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,不也受祸么?」但苦难继续加增,朋友来激动他,他意志的力量枯竭了。他说:「我有什么气力,使我等候;我有什么结局,使我忍耐。我的气力,岂是石头的气力;我的肉身,岂是铜的呢?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么?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么?」(伯六11至13)
    
    但有基督丰盛生命的人,在受苦的时候隐藏自己在十字架的后面,取得与主紧密的联合,平安如同涨溢的水,流入痛苦受伤的心灵,心灵中是何等甜蜜,象约翰年老流放在拔摩的海岛上,以患难为荣耀,他说:「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,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、国度、忍耐里一同有分;为神的道,并为给耶稣作的见证,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。」(启一9)
    
    

上一篇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