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二日

  某家养了一只狗,天天喂它的是厨子,狗天天和厨子作朋友,见了厨子就摇头摆尾,显出友爱的情谊,但是见了家主它不起敬。家主叹息说:「狗啊!狗啊!你为什么不知道是我养活你呢?」
    
    很可伤痛叹息的一件事,许多传道人也象这只无灵性的畜类,在教会作工,对于自己的生活,不知道仰望神,反倒专仰望执事会,或是有钱财的信徒;恭维这些人过于惧怕神,因此失掉了传道人的权柄和能力;他不知道他生活的一切需用是神给他的,他只是认定了教会中管经济的人;因为他仰望错了,因此他的生活就愈发困难;因为他所仰望的是吝啬、刻薄的人,而不是仰望那厚赐百物给人享受的神,他的生活费不够是应当的。
    
    不但传道人是这样,世上一切的人:信主的人,不信主的人,义人和不义的人,好人和歹人,他们生活的供应都是从神来的。不信主的人不知道仰望神,因为他们本来是愚昧的;但许多信主的人也不知道应当在这事上仰望神,就更显出愚昧。
    
    传道人若不在钱财上仰望人,他在教会中作工就不受人的限制,也不在人的制度之下作工,他讲道的时候就有权柄能力,当安慰的他就安慰,当责备的他就责备;他要受神的支配而作工,不瞻徇人的情面,要成为一个有能力的工人。
    
    「他看守的人是瞎眼的,都没有知识,都是哑吧狗,不能叫唤;但知作梦、躺卧、贪睡。这些狗贪食,不知饱足;这些牧人不能明白,各人偏行己路,各从各方求自己的利益。」(赛五十六10至11)
    
    

上一篇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