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十二日

  论断人的人都是忘了自己,当论断人的时候,若是想起自己来,一切论断的话语就没有勇气再说了。因为在人的里面都是一样的,都是从亚当领受了犯罪的生命,你所能犯出来的罪,我也能犯出来;你作不出的善行,我也作不出来。既是这样还有什么理由论断别人呢?
    
    社会的制度、国家的律法,不过是一个公约,大家都一同来守著,并不是某人吩咐某人所应当守著的。惟独神,有权柄吩咐人当作何事,不当作何事,人都没有权柄吩咐。所以我们不应当论断别人,论断别人的时候就是定了自己的罪。
    
    有的时候,虽然在某一件事上似乎我不能犯罪,但在原则上是一样的。先知拿单奉神的差遣去见大卫,说:「在一座城里有两个人;一个是富户,一个是穷人。富户,有许多牛群羊群;穷人,除了所买来养活的一只小母羊羔之外,别无所有……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;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,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,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,预备给客人吃。」
    
    大卫就甚恼怒那人,对拿单说:「我指著永生的耶和华起誓,行这事的人该死;他必偿还羊羔的四倍,因为他行这事,没有怜恤的心。」
    
    拿单对大卫说:「你就是那人……」(撒下十二1至15)
    
    大卫在定别人罪的时候,没想到是定了自己的罪,因为他所犯的与此在原则上是相同的。
    
    「你这论断人的,无论你是谁,也无可推诿;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,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;因你这论断人的,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。」(罗二1)
    
    

上一篇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