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二日

  我昨天乘车,因为天冷不开窗,车内的气味非常恶浊;又到饭馆中吃饭,那里气味更坏。我回家之后,身上发出一阵一阵车上和饭馆中的气味,我快去洗了脸,换了衣服,一切的气味都没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基督教进入某邦,也是染了某邦的气味,但始终不能因气味而改变基督教,一经洗涤,就洁净了。神在历代中常藉患难洗涤了教会所染的气味。
    
    神的教会不应当染上任何国家的气味,她应当是纯洁的、是离俗的;她应当在旷野生长,不与世界混杂。她若染上了别样的气味,神就要为她洗涤;她若蔓延的枝条太多不能结果子,神也要修理干净;教会遇到一切的问题,当看是从神来的,而不是从人来的。
    
    神所不许可的,一件也不能落到我们身上,神所准许临到我们的都是与我们有益的。世界与我们为友的时候,正是我们的害处;世界与我们为敌的时候,正是我们的益处。撒但的工作,是要把教会拉下水去;神的工作,是要把教会从水中拉出来。撒但是要混合;神是要分开。教会的处境,就象当日以色列人的处境,叫他们成为独居的民,不列在万民中。神将他们从埃及带出来,分别为圣,在万民中作属神的子民,归神作祭司的国度,为圣洁的国民。教会更是如此,教会若不站对了她的地位,就不能蒙神喜悦。教会在任何时代中都不应当与政治混合。
    
    「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。」(提前三15)
    
    「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,坚持到底,便是祂的家了。」(来三6)
    
    「我们知道我们是属神的,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。」(约壹五19)
    
    

上一篇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