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序

    这几天,案头放着《活水》的文稿,信手翻阅,看到七月九日的一篇:
    
    “不信主的人,也能借着痛苦而厌世,仿佛是向着世界死去……但他们的死是因寻求世界而受严重的打击。”作者又说:“信徒向着世界死,不是厌世,乃是因着在基督里的得着,和丰富的享受……信徒虽向着世界已死,却仍旧站在神的立场爱世界,不过这个爱是怜爱,不是贪爱,是神的爱,而不是肉体的爱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最近拟将拙著《传道书的研究》,刊印单行本,故又将该书文稿整理一遍。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见解,认为传道书与一般消极厌世之作,在观点上有基本上的差别。“传道者”看破了日光之下的一切,是因为觉悟到“日光之上”有比“日光之下”,更值得追求的对象。他的看破世界,非因受世界的打击,以致愤世而厌世。
    
    我对《活水》的接触点,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:因为两人所见既同,故对本书发生了兴趣,一下子就读了两小时,并且得到很大的祝福。
    
    《活水》的信息是经作者多年经验而得的,故篇篇言之有物,绝非满纸神学术语者可比。近年来,有些灵修书籍,多偏于“安慰”性质;但为供应信徒每日灵性之用,终年只读单方面的信息,当不能达到灵修日程实际上的要求。可是,本书可使读者得到多方面的造就,注意到圣徒灵性均匀的发展,故作为灵修读物,确为一部不可多得的佳构。
    
    桑安柱
    
    香港一九五八年八月